黑茶。

最近主蹲MHA/齐木坑。博爱党。墙头是常暗。cp除了齐照都吃Σ(゚∀゚ノ)ノ

【p站画手安利】ninzephyr[4]

接上条,图一有分享许可就暗搓搓搬了(●・◡・●)ノ♥

主搬劫凯隐,有条件的旁友请去给作者大大点红心!传送门见评论区
【然后清水的大概这么多…小黄图lof不让搬qaq】

【p站画手安利】ninzephyr[3]

接上条,图一有分享许可就暗搓搓搬了(●・◡・●)ノ♥

主搬劫凯隐,有条件的旁友请去给作者大大点红心!传送门见评论区

【p站画手安利】ninzephyr[2]

接上条 图一有分享许可就暗搓搓搬了(●・◡・●)ノ♥

主搬劫凯隐,有条件的旁友请去给作者大大点红心!传送门见评论区

【p站画手安利】ninzephyr

图一有分享许可就暗搓搓搬了(●・◡・●)ノ♥

主搬劫凯隐,有条件的旁友请去给作者大大点红心!传送门见评论区

【齐木楠雄生贺24h-6时】【sweets。】

齐木楠雄放学回来时意外地发现空助在家里。虽然这个家伙理直气壮地解释“想要看看爸爸妈妈生活得怎样”,齐木楠雄还是毫不掩饰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嫌弃之情。做了简单的问候后,空助提议要进楠雄的房间看看。

齐木久留美:“诶,你们两兄弟的关系变融洽了呢。”

虽然内心吐槽着“居然没在十秒钟之内开始斗嘴,可能就是被判定为变融洽的标准吧”,然而看见妈妈脸上浮现出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培养亲情的表情上,齐木楠雄也不好拒绝。看到空助的嘴角开始上扬,他在内心不动声色地批判了这个计划通的无耻行为。

“嗯。”

说着他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呜小楠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呢。”

不然我还要对突然闯进房的人说欢迎么?

空助跟进来时,齐木楠雄眼睛瞟到了他手上提着的清酒和甜点,脸色稍微舒缓了些。

虽然内心在想着“谁会在夏天喝酒”,糯米糍的酥软和杯中酒的甜味还是很快收买了楠雄,他觉得自己能够理直气壮地把这个视为接待某个讨厌家伙的补偿了。

“你可以开始说正事了。”

“没有正事啊,”空助装傻,“只是看一看亲爱的小楠嘛。”

他说着的时候,手指不安分地滑到楠雄的耳廓上。他轻轻抚摸着,眼睛却盯着别处。

“别乱摸。”

温柔的酥痒从耳端传来,像细小的电流,迅速传过了脑袋和身体。

“你在脸红。”

“我没醉,只是有点热。”

“我没说你醉。”

某个家伙开始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微笑。他从袋里掏出两个小蛋糕,拆开包装放在茶几上。

“小楠,我们来比一比谁用勺子挖出来的蓝莓果肉多吧。”

空助假装不经意地用勺子捅着纸杯蛋糕。

这个太简单了,直接用透视看一下里面的蓝莓分布位置就行了。楠雄盯着蛋糕,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上面。

等等……
这里面没有果肉吧!

他回过神来,额头上被空助小小地啄了一下。令人讶异的是,他似乎对空助的有意触碰没有很反感,反倒有些舒服自在。

“小楠作弊哦。”

“先作弊的是你。蛋糕里没有蓝莓。”

“因为我不想让小楠赢啊。”

齐木楠雄嘴上虽然嫌弃着吐槽空助“不要眨着碧绿的眼睛说无理取闹的话”,却不自觉地中了他的甜味陷阱。

“我还没说你输了要做什么呢。”齐木空助眨着眼睛轻声说,脑袋悄悄地移到他的侧边,“小楠输了就和我交往怎样?”

刚刚明明只能算平局。

但是空助仿佛看穿了楠雄在想什么。“如果小楠赢了,那么作为奖励我和你交往吧。平局的话就做彼此的恋人吧。”

这逻辑严密得让人不知从哪里吐槽。齐木楠雄忍不住看了看他的绿眼睛,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吗?明明听起来像是玩笑话。然而空助的乘胜追击实在有些过分。他见到齐木楠雄没有反抗的意味,便用舌尖轻轻地蹭了蹭楠雄的侧颈。

那片领域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大胆妄为地入侵。齐木楠雄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我喜欢你。”

“从一开始盯着你看的时候。小楠是我的全部。”

空助往后退了一下,认真地盯着楠雄看。

没有退路了。齐木楠雄努力抑制脸上的表情,心率却在不停地加快。作为超能力者,他第一次觉得世上居然还会存在事物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其实空助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不解人情。楠雄差点以为,他在外面搭讪女孩子能百分百成功,只不过是靠着那副好看的皮囊,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个盯着自己看,想要打扰追求普通的目标的家伙,居然成功了。

他是会缠着别人制造麻烦的家伙,也是会用独特方式制造惊喜的机灵鬼。是让人心惊肉跳的炸弹,又是绚烂无比的烟花。

有那么一瞬间,他相信了,为自己而生的五瓣玫瑰,名为齐木空助。

 

空助提出的无理要求,让齐木楠雄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安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充满的都是那家伙的身影,即使是在学校的时候也难免走神。

“我说楠雄Baby,最近感觉似乎有心事?”

不愧是相卜命,成功成为班上第一个发现自己异常的人。

“感觉反应比平时要迟钝一些呢。”

齐木楠雄居然第一次因为这个感到有些紧张。原来已经明显得周围的人能察觉了吗?

“没感觉啊。”

燃堂和海腾果然在这方面不太敏感,所幸扳回了一些尊严。

“诶,我感觉挺明显的,明明有的时候叫他都不应。虽然平时也一样冷淡,还是会敷衍地回复一下的。”

“那个,所以有可能是谈恋爱了?”

梦原知予很不适时地提出了大胆猜测。

齐木楠雄假装没听见,却不得不承认有些慌张。

“不可能。”

鸟束零太突然用十分确凿的语气反驳。

“诶?”

“师傅明明最近都跟女孩子离得挺远的,明明平时放学跟他一起走,还会有女孩子跟上来的。现在都不能顺便搭讪别人了。”

果不其然女生们转移了重点,用“你欠揍吗”的眼神看着鸟束。只有齐木楠雄默默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因为那个家伙根本不是女孩子啊。

 

还以为好不容易可以趴下来泡茶看书吃点心,手机里自动播放的语音消息,却无情地打断了闲暇的下午茶时光。齐木楠雄眉头一皱。瘫在房间的周末生活,比想象中还要难得。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仿生的猫叫,打断了他的神游。他一个机灵坐了起来。

“旺普?”

白色的机器猫无辜地盯着他,却令他感到有些紧张,毕竟看似可爱的猫眼里是摄像头。那个家伙,说不定会趁机录像呢。

“没别的事。只是有个家伙老发消息来。”

他假装用书盖住半边脸,仿佛这样空助就不会发现自己在独处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你就理一下哥哥嘛。”

他连手都懒得抬。

意念控制让手机自己点了静音。

他放下书,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但是手机屏幕却不间断地亮着。

【你今天发的消息是之前的好几倍。】

请自己打一下字,我懒得伸手。发送。

【[photo]】

嗯?

他试图不去理那些消息,眼睛却无法集中在书页上,看了几行字便开始走神。

 

在好奇心的催促下他终于点开了照片,看完后又立刻切回了聊天界面。

虽然心里想着“不要发这种充满ins风的照片过来,我又不是爱看这类的少女”,齐木楠雄还是将照片点开,看几秒,然后告诫自己要关闭。结果过了几秒,又忍不住重新点开。

齐木楠雄的认知又一次被刷新了。他发现自己果然太傲慢了,认为凡人才会被美好的容颜与肉体所吸引。

然后他就收到了下一条消息。“你已经点开了5次了,如果喜欢的话我会让你见到本人的。”

什么?这种在自拍照片里插木马文件的行为,过分了吧。

不对,为什么我已经点开了5次了……

居然还被那个家伙知道了。

他吓了一跳,立刻点开了照相功能,呼,好险,没有弹出提示说被其他应用占用。应该只是个有监视行为功能的程序,他小心翼翼地找到接收的文件,然后删除。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他又收到了新消息。

“呜呜呜居然被小楠识破了。”

“我应该下次更沉得住气一些。说不定能看到小楠趁我不在的时候用手机看我的照片呢。”

“下次要不要顺便黑进摄像头?说不定能看到小楠脸红的样子呢。”

糟了。所以我为什么要在监视文件没删除的时候点开手机的相机?啊,空助果然是很快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看穿的不安,果然恋爱会使人智商下降吗?

 

“制造程序黑进别人设备是违法的。”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有必要阻止一下空助的神经质行为。

“那也是哦。”

“不如让小楠看看本人吧。”

 

落地窗外落下了一个穿着长外套的人影。

“我说你下次走正门不行吗?”齐木楠雄不情愿地打开了窗户。

“不行,”空助挑了挑眉,“如果走正门的话,就得省略在窗外偷看小楠的环节了。”

原来空助在发消息的时候就在偷看,楠雄有些懊恼。他不能用心灵感应听到空助靠近,自己刚刚也太投入了,以致于没有发现。空助这家伙,估计又要嘲笑自己刚刚的失态。

“我说了,偷窥是不合法的。”

齐木楠雄装出一本正经的语气。

“哦哦这样啊,那小楠就算勾引我违法的共犯了。”

无事献殷勤。

楠雄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个家伙用轻佻的语气调戏自己,他意识到自己会上钩,会着迷于空助这个糖果陷阱。他并不希望保持了几千场的全胜纪录,毁灭于自己先对他产生了依赖,虽然不愿意承认没有空助他无法活下去,但他还是愿意幻想远离这个危险的人类的某一天来临的。

空助看见楠雄避开了自己,有些沮丧。“小楠不喜欢被我看着吗?”

楠雄感到头疼,然而看着空助纯真地眨着眼,即使是装出来的,也让他于心不忍。他快速地在脑内进行全网搜索,通过分析心理学原理来组织妥当的说辞。空气停滞了几秒,他清咳了一声,“只是哥哥你提到交往的事……确实是认真的吗。”这一切突如其来似梦境,却顺其自然得成了事实。

嗯?我居然听到楠雄叫我哥哥了。

空助内心的攻略小楠全过程获得了一个亮晶晶的奖杯。

他伸手顺了顺齐木楠雄的头发,“小楠居然感到不安呢。令人意外。小楠喜欢让我抱着吗?”

空助语气温柔得如同换了一个人,就连他自己也感到吃惊。上午他在收拾桌面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第311组的学生留给他的感谢信。空助才想起来这一组负责研究一个关于人类神经网络与外界互动的课题,大概半个月论文及其他专利被一家知名上市公司收购。空助感到有些意外,毕竟自己门下的学生众多,但真会用这么古朴的方式写感谢信的倒真不多见。

“我们并不能将一些超自然现象,简单的定义成违背科学,也有可能只是我们未知的。”信里大致概括了一些主要技术层面的支持的感谢,但总结里这句关系不大的话却令空助印象深刻。

恋爱中的人,会在对方面前露出自卑的一面。未知令自己不再能披上心中有数的自信,理想化的迷雾遮蔽着理智的视线。空助忍不住感到有些愉悦。小楠在这方面却意外地学会了凡人的感情,他对于自己是怎么看待的呢?

披着实验服忙碌的人,静静地待在房间里。检测仪器发出的探测波和水流声,构成了全部的声音。空助不屑于参与走形式的应酬,更多时候宁愿和自己沟通。这让他在外人眼中多了几分高不可攀的神秘。人们对于有距离的事物,总会把他描摹成自己理想的形态。

小楠也会这么想吗?

空助看楠雄没有主动做出反应,便顺势搂了上去。

“喜欢。”

齐木楠雄在空助耳边轻声说。

这个不能用心灵感应听取的家伙,他眯上眼睛,可以说本应令人不悦了,但却同时令人着迷。他不是凡人,不能用无差别的目光看待,光是无法窃取他在想什么就会令自己困扰。齐木楠雄明白自己不想打扰和麻烦空助,理由当然不是怕为他增添麻烦,而是麻烦了他就会增添双倍的麻烦。

平凡的日子又变成了充满挑战的非日常了。

“那是不是可以稍微得寸进尺一点呢?”空助捏着他的下巴,有点强势地轻咬他的唇瓣,用舌尖轻舔了一番。直到楠雄推开了空助,他才停了下来。

“我可没有想过衣冠楚楚的某个老师私下这么不讲道理。”楠雄盯着空助的双眼看,表情中没有生气的意思,耳边却出现了若有若无的红晕。

“这很正常啊,上次还有一个教授约了他的情人……”

“停,换个话题。”估计再说下去空助这个家伙又要扯一些暗示性的大尺度内容了。

“小楠的脸红了耶。”

齐木楠雄瞪了他一眼,一把推开空助在身上不安分地游移的手,

“如果是认真的,我可不希望男朋友是个轻浮的家伙。”

 

在他的非正常人类观察记录中,齐木空助默默地加上一笔。

即使是进化更完全的超能个体,也能成为可攻略对象,他想到这里便忍不住偷笑了——这真是个伟大的发现,对他还是对人类这个物种的进步阶梯来说,看来是这样的。


【p站画手安利】03

p站id:19626858 两个网址评论区有复制,手机可以直接点

作者主页→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9626858

图中截屏直通车→
tlez | 03 #pixiv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9219872&mode=medium

因为不太清楚p站怎么发消息就还没要授权,不搬运了qwq有谁教一下我呀

#cos正片# #VOCALOID##GUMI# 

【在你入睡之前】 

【就算是一秒也好,要比我晚一秒 】

【醒来然后活下去】

【你要活下去 活下去我才能…】


BGM安利→狂々撫子/加藤有加利


(因为不知道怎么音乐图片一起就挂外链了

第一次出V家相关的cos!还是有蛮多的瑕疵的 希望多指教ovo偷偷占个tag


【空楠】【R18】糖果惩罚。

OOC警告


3K字一发完,小短车。


CP为齐木空助×齐木楠雄。


想写兄弟俩互相欺负,不坦率的场合。


痴汉抖M攻x霸道抖S受


啊,变态哥哥是全人类的财富


Ready Go→点我上车